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

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 >> 书香南北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书香】远飞的鸟儿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书香】远飞的鸟儿(散文)


作者:空山月影 布衣,472.7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519发表时间:2020-10-31 12:24:26
摘要:人生的选择,因缘际会,无论飞去哪儿,心总是想要有个可以停留的地方,如此,便不那么惧怕路上的种种风雨,才会更坚强地向前吧!

【书香】远飞的鸟儿(散文)
   多年前的暮春,我在家门口种了一棵柳树。
   那时的村庄,柳树并不多见,路旁一律是高大挺拔的水杉,十分齐整。不知为何,当初种树之时,我家的门口却是缺了的,一直未见树或是花。望着空阔的门前,我在村子里四处观望,终于在一个角落,看到了柳树,优雅的姿态吸引着,便忐忑不安地折了一支,不安且欢快地跑了回去。自然课本上提到扦插,我便跃跃欲试了。其后的多年里,常想起父亲站在树旁所说的话:以后你们长大了,就像树上的鸟儿一样,会一只只地飞走。
   每日里,上下学都要围着它看上几眼,浇浇水。渐渐的,它长了起来,枝条开始一点点地粗了起来,两旁的枝桠伸了出去,上面还带着些嫩芽儿。大约到了初夏,它已经有了树的模样,几根枝条垂落着,鲜绿的叶儿随风轻扬。每日里望着,像是在养育孩子一般,父亲也偶尔陪着一起看。晚霞的余晖笼罩着我们,父亲缓缓地吐着烟,有感而发。而后的多年里,父亲一次次见证着自己的话,儿女们都成了远飞的鸟儿,飞离了温暖的家,没有留下一个。
   其实,父亲是也远飞的鸟儿。彼时的他,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带着几分倔强,为了能顿顿吃上白米饭,跟着乡人一起跋山涉水,远赴他乡,开始了漫漫的人生路。他向北飞行,找到了容身之处,便停驻在异乡,把异乡当作了真正的故乡,且几乎没有离开过,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,他开拓了自己的事业,养育了孩子们,也未有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情节,最终在这片土地上画上了句号。
   记忆中,他几乎不会提及孩童时代的事,像是他从来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一样。他热爱那里的一切,食物的风味是他颇为喜欢的,许多地道的家常菜都是他的心头好。外出干活时,他会不时地去店里解解馋。他的方言说得没有丝毫口音,若不知根底的人,完全不知道他来自异乡。直至暮年,大多数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回到了老家,毕竟,落叶归根是很重要的。可是,似乎只有他不愿意,选择继续停留,远飞的鸟儿将巢牢牢地安放在这方土地上了。
   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远飞完全是个预谋。父母在外地谋生活,我们在老家跟着外公外婆,家里每天都有一群孩子,飞来奔去的,热闹不已,几乎没有离开父母生活的忧戚。印象中,那时候顾着玩,也是要上学的,但不会想念父母。唯一的好处是,母亲若是回来,我们是会有零食的。在零食稀缺的年代里,这种实质性的讨好是最吸引人的。几年见一次,当然对母亲不可能亲近,为了套近乎,用好吃的收买我们便是最重要的方式了。多年之后,看见学校的孩子,熟悉的场景浮现在眼前,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也是个留守儿童。
   某年冬天,母亲回家过年了,家里很热闹,准备了比往年更多的吃食,那几日里,我们天天把肚子吃得鼓鼓的。自然,与母亲也熟悉了许多,会撒娇闹腾了。年过完了,母亲又要出远门了,不同的是,她提议要把我和弟弟一同带上,让我们俩去外面看看,玩一玩,而后再回来。两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,对未知有了幻想,兴高采烈地和外婆说要去玩一趟。当时的我们只顾着开心,却未发现外婆的异样,她并未有着我们一样的快乐。
   外婆为我们准备妥当行李,大大小小的行囊,还准备了不少零食,我们欢快地期待着人生中的第一次旅行。我们第一次坐了长途车,只是旅途比我们预想的要辛苦许多,没有想象中的欢快。一路舟车劳顿,终于我们在昏昏沉沉中到了父母所描绘的那个小城,走进了他们租住的房子。多年后,我对那间房子的印象依旧:狭长的厅堂,地面是泥土铺成的,后面有个四方的天井,雨季十分热闹,水声落下,节奏各不相同。中间的窗子是和邻居公用的,我们两家时常在窗台前聊天递食物,极其便捷。新鲜感渐渐地退了去,在父母身边待了半个多月后,我们开始想念外婆家的各种热闹了,想念那些玩伴,便不时地问母亲何时送我们回去。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拖延,我们由好声好气地询问,进而开始哭闹,只是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:再等等。
   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月了,某一天母亲带着我穿过弯弯曲曲的小路,走到了一间水泥的楼房,上了二楼,打了个招呼便把我留下走了。我一脸茫然地望着教室里坐的几个人,只记得老师是个很时髦的女人,她将我安排好了座位,便继续上课了。我便莫名其妙地开始上学了。孩子的忘性是大的,渐渐地接受了现实,在到处都是听不懂的方言里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   这一待,便是二十余年,我也像父亲一般,将异乡变成了另一个故乡。只是,我们未能像他那般融入,内心始终记挂着离开的故乡。我们将自己分成了两个自己,在学校时,几乎不用方言交谈,而在家和父母用老家的方言,想要尽量存留着记忆中的一切,表示忠于故乡。现实却非如此,更多的时候,我们将两种方言杂合一处,十分随性。但是在公众场合,便是对方言保留的,像是单纯为了表忠心一般,也或许是担心将故乡忘却。
   第二次远飞是自己的预谋。依然清晰地记得高考结束之后,填志愿的情形,厚厚的一本指南,其实无心看,亦是读不懂。而尴尬的分数也不知道如何填报,意气用事之后,便随意选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名,虽然学了地理,但许多地方并不了解,只想趁着这个机会飞得越远越好。果然,在指南里看到了一个有眼缘的地名,便顺手填了上去。人生中的机缘是有的,被这个陌生的学校录取了。几番纠结,放飞了自我,飞向这个陌生的城市。只是,以为自己已然长大可以单独出行时,却发现在父母的眼里并非如此,他们是极其不放心。父亲特地停下了手中的活,陪我一同去了学校,领着初飞的鸟儿,生怕她迷路了 。后来的许多年,在大家聚会时常说起,父亲其实是偏心的,单单送了我去上大学。每每这时,我们俩便十分默契地不言语,用沉默的微笑表示。
   这次飞行,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经历,遇见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人。第一天在报名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女生,恰好在一个寝室,这是我们的开始,在往后的人生中,我们成了彼此最重要的存在,收获了人生中最真挚的一份友情。如果问,这次飞行最重要的收获是什么?那一定是和她们的相遇。
   临近毕业了,家人们经过了商讨,想让我回到离开多年的陌生的故乡,虽然这与自己想要的不太相同,但是多年来,故乡的情结依旧,也希望能够回去。在家人的共谋之下,远飞的鸟儿在外漂泊了十余年,终究是回来了。可现实与想象是不同的,回到故乡的那一刻,才发觉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,唯一熟悉的是腔调。内心是惶惑的,离开学校走上工作岗位,面临着全新的生活,一切都变得不明朗了,并未有想象中的喜悦。同事很热情,嘘寒问暖,也会打听。此时,便用还顺畅的方言回了话,似乎距离便近了许多。可奇怪的是,内心却在有意地疏离着,觉得此处的热闹都是他人的,自己还是一个陌生的过客,并未有归属感,这样强烈的疼痛或许是始料未及的。尤其在工作初期,面对压力无处排解时,便十分想念远在异乡的朋友们,而此处,我却没有可以纾解的友人,心内顿时觉得悲凉。
   小镇上的冬来得更早一些,寒意沁人,每每此时,便会想念异乡的种种美好,有许多的牵挂,似乎此刻将异乡当成了新的故乡,而故乡却更似异乡,奇怪的思绪萦绕着。其后多年,此种情形时常上演,于自己而言便像是一种撕裂。停留在故乡的十余年岁月中,慢慢地熟悉了周围的人与景,故乡在不停地变迁,越发地新了,像褪去了陈旧的衣衫,换上了时髦的着装,光鲜亮丽,与记忆中所留下的印象是不同的。而心内,对于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异乡便时常记挂着,也像父亲那般惦记着食物的味道,每每回去,总要将喜欢的菜都吃上一次,细细回味着。食物是怀念的最好方式。
   在人生的成长中,故乡和他乡的界限似乎慢慢模糊了。兜兜转转中,故乡和异乡都有让人牵挂的地方,远飞的鸟儿,飞走了又飞了回来,只是再回来时,故乡却又有了异乡的感慨,未能找到归属感。人生的选择,因缘际会,无论飞去哪儿,心总是想要有个可以停留的地方,如此,便不那么惧怕路上的种种风雨,才会更坚强地向前吧!
  
  

【编者按】“在人生的成长中,故乡和他乡的界限似乎慢慢模糊了。兜兜转转中,故乡和异乡都是有可以牵挂的地方,远飞的鸟儿,飞走了又飞了回来,只是再回来时,又有了异乡的感慨。”这句话让编者我感触颇深,感同身受。这也许就是飞鸟的宿命和注定的结局。散文《远飞的鸟儿》用邻家姐妹一般款款而谈的语言,在看似不紧不慢的诉说中,将一家两代人,几十年的漂泊历史以及“飞翔”的样子刻画得淋漓尽致。父母辈的高飞,是为了寻找更好的天空,但势必造成了留在“巢里”的小鸟儿无尽的期待和别离之情,然后辈父母带着一起飞,这个过程酷似鸟妈妈带着小鸟学习飞行的样子,似乎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,但实际其中甘苦自知。多年后,曾经的小鸟儿长大了,会飞了,便自然而言再一次飞出去曾经的异乡、当下的故乡,再一次寻找新的异乡,不过这次的异乡,却是很早很早之前的故乡,只是乡音依旧,情已不再同往日。如此,何为异乡,何为故乡,界限变得模糊不清了,也许,所谓的故乡,就是父母在的地方,有亲人的地方吧,没有父母,没有亲情的故乡,是清冷的,更熟疏远的。作品文风清爽,语言款款温润,不见华丽辞藻,却恰恰符合了“远飞”“鸟儿”的情景,细细品读,令人内心感触良多。佳作,倾情推荐文友共赏。【编辑:雪凌文字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雪凌文字        2020-10-31 12:25:38
  空山老师的飞鸟,让人读出了不一样的深度,读后感觉眼睛有点涩涩地。问候老师!!
著文写诗,记录生活,更是记录人生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空山月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0-31 22:19:57
  感激雪凌老师对文章的深刻解读,远飞的过程有太多的酸楚,或许是我们这代人的特殊经历吧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北方天马        2020-10-31 22:59:32
  又一篇远飞的鸟,飞的更高更远,飞到理想的地方,筑巢安家。当今时代,何曾不似,人们都在飞,飞到天涯海角,故乡都在变,变的失去记忆。欣赏此文提出新的观点,着笔立新意。好文。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空山月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1 10:36:47
  谢谢天马老师的留评。我们在特殊的时代,许多人都在不停地飞向异乡,寻一个可以实现的梦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林间风吟        2020-10-31 23:06:16
  欣赏月影老师清新感人的文字,引发了我这只飞离家二十多年的鸟儿对老家的思念。如今的我在第二故乡依然找不到归属感,还是想念生我养我的故乡,就如雪凌老师在编按里写的,有亲人的地方,有父母的地方,就是所谓的故乡,也是永远深藏心底、日思夜想的地方。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空山月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1 10:29:15
  父母在,家便在。确实如此,成长便是在不断地失去中继续,故乡一次次地被剥离,没有归属感的异乡,终究是漂泊的浮萍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倦鸟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2 14:00:21
  有句老话说,树挪死,人挪活。人是适应性最强的生物,在哪都能生根发芽。也正因如此,故乡与他乡的界限才逐渐模糊吧。听很多人说过,离家久了,在哪都没有归属感。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心声吧。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空山月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3 08:10:42
  归属感是奢侈的哈,我们这代人是过渡,再往后的孩子们,大约会淡化故乡的情感的。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