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

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 >> 八一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八一】奇迹(小说)

编辑推荐 【八一】奇迹(小说)


作者:樱雪 进士,7463.28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025发表时间:2020-11-07 08:27:52
摘要:爱一个人,就要让她过得舒舒服服的,不能让她整日里遭受痛苦的折磨。

【八一】奇迹(小说)
   凝霜瞅了一眼窗外,见树影子已经倾斜了,便轻轻叹了口气。她边抚摸着建林的手边对他说:“时候不早了,我要走了,过几天我再来看你。你在这里要好好的,啥也别想,安心养病就行了。家里也好着呢,你不用担心。只要你好好的,大家都好。听话,安心养病。”
   建林坐在轮椅上,眼泪汪汪的,嘴唇一张一合,好像有很多话要说,但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。他紧紧拉着凝霜的衣袖摇着头,眼神里充满了渴望,他渴望她能多陪他一会儿,哪怕一分钟也行。
   凝霜心痛极了,她已经强忍了小半天的工夫,心间的痛随着时间的悄悄流逝堆积到了极限。可她依然忍住了,硬是没让泪水流出来。她知道在那一刻不能流眼泪更不能心软,于是就背过身对建林说:“我还有事,必须得走了……”
   正说着,电话响了。她从包里取出手机接通。
   “好,我马上到。”
   挂了电话凝霜对他说:“建林,我有事要忙,先走了。”
   凝霜说罢就急匆匆地走了,身后一阵阵“咿咿呀呀”的呼唤声,听了让她悲痛欲绝。
   地上的落叶在秋风的吹拂下微微挪动着,时不时有新的落叶从树上落了下来,在天空中打着旋儿,好像是在为人们上演一场精心编排的舞蹈。凝霜心事重重,每次来看建林,她的心里就沉重得不得了,胸口堵得厉害,呼吸也显得有些困难。
   “十多年了!”
   凝霜不由自主地感慨了一句,她真的没想到她竟然坚持了那么长的时间。一眨眼的工夫,十多年过去了。这些年,她是怎么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漫漫长夜,还有平日里的压抑、苦闷,除了她自己没人能知道,没人能理解。
   “凝霜,这里。”
   出了养老院大门,一阵熟悉的呼唤飞入耳畔,凝霜的心里稍稍暖了一些,那是志峰在老地方等她。她赶紧稳住了乱糟糟的心绪,快步向他走去。
   志峰见凝霜的眼角有泪痕、脸上堆满了愁容,便安慰她。
   “别难过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别担心,我约了专家抽空再来看看,说不定还是有指望的。现在咱们只能等待奇迹了,没其他法子。”
   凝霜摇了摇头说:“不必了,建林现在挺好的。我很满足,谢谢你的好意。你已经付出够多了,要不是你,恐怕我已经撑不下去了。”
   “别,千万别那么说。”
   志峰瞅了一眼天边,见太阳已懒洋洋地坐在了西山头,有几块火烧云慢悠悠地悬在半空中。志峰想着到饭点了,就顺口说:“饿了吧?咱们先去吃饭,吃完了再一起商量。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,你说是吧。你想吃什么呢?”
   凝霜不吭气,脸上满满的忧愁,完全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   “要不回家,咱俩一起做?”
   志峰盯着凝霜的眼睛试探着问。凝霜没说话,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那个提议。恰好有出租车驶来,志峰赶紧拦住,和凝霜一起上了车。给司机说了目的地,车子便飞也似的沿着马路急驶而去。就在那个瞬间,凝霜向后多瞅了一眼,忍了小半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,如开闸的洪水般咆哮而出。志峰心里也不好受,在一旁劝慰着她。
   凝霜家离养老院不远,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。车子稳稳地停在了路旁,司机微微扭头含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说:“到了。”
   司机笑容里的意思志峰当然明白,他没搭理,赶紧付过钱,打开车门拉着凝霜下了车。他搀扶着她走到门前,她把挎包递给他。他明白她的意思,便接了过来,从挎包中取出钥匙打开门,俩人一起走了进去。
  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扑鼻而来,他轻轻吮吸了几下,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。带着她从养老院里回来,见她一路上始终是伤心、难过的样子,他的心里也不舒服。他扶她坐在沙发上,便准备去厨房忙活了。
   “别忙活了,我没胃口,一点也吃不下。”
   “就算没胃口也得吃点,要不然饿坏了身子……”
   凝霜冷笑了一声说:“饿坏了身体是我的事,跟你有什么关系呢?你也不想想,你是我什么人,有什么资格来关心我。你走吧,以后别来找我了。我也不想见到你了,自打见了你,烦心事就没完没了的。”
   志峰没料到凝霜突然说了这样的话,他先是一愣,随后明白过来,她用那样的语气说话,其实是不想麻烦他。还有另外一点,她的心里真的是很烦。这些他都知道,他也理解她的处境艰难,便安慰着她说:“我从来没奢望过什么,我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而已。你不用在意旁人说什么,那些风言风语你就当没听见。要是什么都计较的话会很累人的,难道这些道理你不懂吗?”
   凝霜自嘲般地笑了笑,突然吼道:“没听见吗!怎么可能!难道我是聋子吗!求求你了,以后不要再管我家的事了。好不好?”
   志峰明白他待在这里只会给凝霜增添更多的烦恼,让她更加的生气,现在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。打定了主意,他便对她说:“那我走了。”
   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,她放声痛哭,昔日里的种种如放电影般陆续浮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  
   二
   凝霜和建林是大学同学,从开学第一天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注意到了对方。第一节课,老师讲了什么他们都不记得,他们只记得让他们的心不断跳着的那个初次遇见的眼神。他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后续的一切仿佛早已注定,他们很顺利地走在了一起。他们的相恋同学们都是看在眼里的,大家都替他们感到高兴。他们二人一个是男同学中的佼佼者,一个是女同学中的佼佼者,他们的结合是天作之合,肯定是月下老人早安排好的。
   四年的大学生活很快结束了,很多人都说毕业季也是分手季,细想想也是有几分道理的。在现实面前,校园里的山盟海誓比一张纸还要单薄。稍稍有点风吹草动,曾经的海枯石烂便真的枯竭了、烂掉了,变得面无全非,昔日里如胶似漆的两个人成了陌生人,甚至会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。谁和谁毕业后分手之类的那些传言,凝霜和建林这对恋人听说了很多次,但他们都不在意,仅仅一笑而过。他们的确是幸运的,他们毕业后到了同一家公司上班。如此一来,他们就能像在校园里那样天天见面,即便有矛盾也是可以面谈尽快解决。
   情侣毕业之后分手的几率极高,异地恋是主要原因,其次才是其他原因。他们的事业很快步入了正轨也分了房子,他们在大学期间谈恋爱的事,双方父母都是知道的,也支持他们。没过多久,他们便在双方老人的催促下领了结婚证办了婚礼,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两口子。如果一切都很顺利的话,他们这辈子应该会生活得很幸福,即便平平淡淡,没有任何的轰轰烈烈,可那也是羡煞旁人的。
   没人能料到祸从天降,偏偏砸在了建林的头上。好端端的一个家,一夜之间变得再也没有幸福可言,除了苦闷,便是忧愁。
   那天一大早醒来,凝霜的眼皮就跳个不停,头也莫名其妙地晕得很。她以为是最近工作累着了,便闭着眼睛靠在床头躺了一会儿。
   建林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餐,在厨房里喊着:“老婆,吃饭了。”
   “哎,来了。”
   凝霜回应了一句,开始穿衣服。她刚刚穿戴整齐,前脚还没迈出卧室就突然眼前一黑没了知觉。待她醒来后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身旁是满脸焦急的建林。
   “媳妇你这是怎么了?刚才吓死我了。怎么会这样呢,要不现在去医院检查下。”
   凝霜摇了摇头说:“没事的,我好着呢。可能是最近累着了,歇一歇就好了。你不是要去外面办事吗,时候不早了你赶紧走吧。我能照顾好自己,别担心。”
   建林紧皱着眉头问:“你一个人能行吗?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,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。”
   凝霜笑着说:“别乱说了,都好着呢。别担心了,待会儿我打电话让爸妈过来。有他们在你总该放心了吧,你去忙你的。”
   “对对,我怎么忘了呢?那我走了啊,饭在锅里记得吃啊。”
   建林凑到跟前亲了凝霜一口,眨了眨眼睛出了卧室。
   行李是早早就收拾好了的。片刻之后,建林托着行李箱站在了卧室门口,笑着向凝霜挥手告别:“媳妇,我走了啊,别担心啊。”
   凝霜坐起来笑着说:“路上小心,事办完了早点回来啊。”
   “那是一定了,我肯定早早回家。”
   说罢,建林扮了个鬼脸逗得凝霜笑了。他见她笑了心里也就轻松了一些,这才打开门走了。
   建林的身影刚刚消失,凝霜的脑子里马上乱得很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此后的一整天,她的心不断跳着,她也无心去办公室,索性就给领导请了假。她摆弄着手机,不断给他发消息追问,得知一切安好后,她的心里稍稍稳了一些。可不知怎么的,即便得知他很好,她的心里也极度不安。这是怎么了?思来想去,她也不清楚究竟是咋回事。
   夜如期来临,瓢泼大雨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了人间。雨不仅下得急而且下起来就没完没了的。凝霜披着外衣坐在床头,望着窗外的密密麻麻的雨帘,心思早飞到了建林的身上。
   “他应该快到家了吧?”
   她想着,紧接着她有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。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水鸟,穿过了雨丝飞到了他的肩头上跟着他朝回走。可不知怎么的,一阵狂风突然刮了过来,刮得它差点站不稳了。她期盼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尽快闪现在她的眼前,要知道建林是她的全部,别看她平日里嘴上老挂着她可以的,可一旦身旁没了他的影子,她总觉得她干什么都显得没劲。她的身旁需要他,每时每刻都需要,一刻也离不开。
   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
   手机毫无征兆地响了,吓了凝霜一大跳,她抓起手机还没来得及说话,额头上便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。她颤抖着手挂了电话,赶紧穿好衣服下了床,胡乱找了一双鞋子穿上,急匆匆地下了楼。路旁闪着转向灯的车子在一旁停着,见她来了马上有人从车子里钻了出来,快跑到她的跟前,搀扶着她坐到车子里。
   等他回到驾驶位,她结结巴巴地问:“他……他……咋了……”
   “嫂子别担心,医生正在抢救。”
   他边说边发动了车子。听他那么一说,她的心里稍稍平稳了一些。很快到了医院,她就像疯了一样朝病房跑去。她满脑子就一个信头,要尽快见到她的丈夫,她毕生的依靠。凝霜没有坐电梯,是直接爬楼梯上去的。她一口气爬到了十楼,直接冲到了手术室门口。门紧闭着,她的脸紧贴着门,试图看到里面的情形,能模模糊糊看到几道影子在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。有人上前安慰了几句,也大概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   建林一行在返回的途中,车子突然出了故障,直接撞到了路旁的桥墩上,建林因为坐在后排伤得很重。按理说那辆车是刚刚保养过的,绝对不会出故障的,可偏偏就出了问题。车上那些人,就他伤得最重,旁人都是轻度骨折加上一点点皮外伤,就他是颅内出血加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,令人很是愕然。
   凝霜知道那类症状的可怕程度,听到那个消息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。就在那个瞬间,手术室的门开,医生出来了。
   凝霜赶紧挣扎着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走到医生的跟前焦急地问:“医生,我丈夫究竟咋样了,他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   医生叹了口气说:“命是保住了,但你要有心理准备呀。”
   凝霜脑子里顿时炸开了:“什么意思?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 “我的意思是说,他算是捡回了一条命,但伤得很重,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。下肢瘫痪,可能还无法说话,身体受损严重,将来没法工作。”
   医生安慰了凝霜几句,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进了手术室。
   “怎么会这样?”
   凝霜脸色煞白,打着踉跄坐在了地上,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。她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的。他早上还好好的,怎么可能呢。我不信,我不信,都在骗我……”
   事实终归是无法更改的。建林再也不会把她抱起来在原地转圈了,现在别说是抱她了,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只能躺在病床上,睁着眼睛望着身旁的一切。他泪眼汪汪的,似乎想说什么却无法说出来,只是张着嘴。凝霜强颜欢笑,她知道自己不能在他面前伤心、哭泣。他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,除了他自己没人能体会到。她不能刺激他了,只能安慰他。她笑着安慰着他,告诉他慢慢就会好起来的,肯定会好起来的。他听她那么一说,脸上挤出一点点笑容,拉着她的手轻轻抚摸着,嘴一张一合似乎也在附和着说:“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,肯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   但奇迹并没有出现。建林没能站起来,也没能重新开口说话。医生说能恢复到现在这个程度,已经是老天有眼了。凝霜没见到建林被送到医院的那一幕,可好些个夜里,她总能梦到那一幕。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,面目狰狞,别提有多么的吓人了。
   他们两口子的平静美满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了。他们仿佛都在梦中,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但事实真的发生了,谁也改变不了。他们只能很无奈地、很不情愿地接受了眼前的事实。
   凝霜没有嫌弃建林,待他就像待孩子待老人那般细心呵护。每天为他清洗身子,每天喂吃喂喝,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。不用说也知道她有多么的累,但她不怕,肩头的千斤重担,她也能扛起来。

【编者按】这是一段掺杂着惋惜、辛酸和感动的故事。应该说,文中的凝霜是幸运的,因为他这一生中注定有两个男人深深的爱着她,并且这两个男人都愿意让凝霜过上快乐悠闲的日子。这里面没有什么应该,也没有什么必须,文中所有的只是单纯的对心上人的爱,也正因为有了这种爱,才会不顾一切地为所爱的人付出。建林是这样,凝霜是这样,志峰更是这样。不要说什么这是违法的,请问一张纸做的证书能保证感情的永远忠贞不渝吗?不要说这是违背伦理纲常的,说这话的人思想中本就龌龊,所以看不到其中的爱的光辉。好的文字可以引起人们内心的波动,或是愉悦,或是悲伤,或是激愤,或是昂扬。这篇文字带给我们的是温暖,是人性的光辉。除此之外,我从这个故事里看不到任何龌龊,你们呢?【编辑:燕山客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燕山客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08:28:35
  爱与善良,缔造奇迹。
燕山客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樱雪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15:22:25
  感谢兄台辛苦编辑。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