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

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德国飞艇平台,光速飞艇,光速飞艇平台 >> 山河如画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山河●秋】意外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山河●秋】意外(散文)


作者:夕照峰影 布衣,243.9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425发表时间:2020-11-07 09:32:49
摘要:被误会固然憋屈,误会消了,雨过天晴,平添一分惊喜。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啊。

古话说:“欲速不达”。果然不假,就像新郎倌刚进洞房,疝气发作拖下了,你说急人不?
   那天应朋友邀请,参加一婚宴。宴前有个互动节目,节目台词策划是我。因写稿子耽误,那边电话已连续催过两次,我略略整装一下,便出发了。
   按电动车最快速度,我一路不停地超越路上的同行人。前面有两女子骑电瓶车并行,不紧不慢,还不时说着话。我按了下喇叭,那俩人各自稍微分开了点,我一扭手把,“呼”地从她们让出的缝隙中穿过。像飞机穿越张家界天门山洞。只听那俩女的一声惊呼,骂了句不雅语言。我心里也暗回了句:“好狗不挡道,癞婆娘。”
   就在我一分神之间,前面一老妇人蹬着辆三轮车转弯,可能转急了,三轮车忽的歪歪地翻倒在路牙边。我急忙刹车。”吱!”电瓶车拖着刹车啸音,终于在我车前轮刚接触三轮车前刹住,倒下。
   我顾不得扶车,去看那老妇人。她斜躺在花池里,脸上有惊吓,但没有痛苦。我自认倒霉,准备去扶那老妇人。这时,刚才那俩婆娘停了下来,说:“叫你像赶杀的样,还不拖人家去医院。”一副幸灾乐祸神情,好像为刚才超了她们车,在她们面前现世报,长出了一口闷气似的。我正要分辩,她们凶狠狠地说:“说什么说?我们在后边看得清清楚楚。”我注意了她俩一下,一个烫的板栗色大波浪头,一个黑色披肩长发。这时人越聚越多,他一言你一语,总之就是我撞的,现在,我就是浑身长一百张嘴,也有口难辨。
   此时,有人说:“问问老奶奶。”
   有热心的人将老妇人扶起,问她:“哪里疼?”
   老妇人可能吓懵了,就是不作声。那俩婆娘一会摸老妇人手臂,一会揉老妇人腿,不停地问:“疼不疼?”
   那一心巴望老妇人喊这儿疼那儿疼的神态,表露无遗。看老妇人不减疼,大波浪就又搀着老妇人围着三轮车转,意思叫她看,你车子是后面的电瓶车撞的,你再不说话,人家要走了。
   我看老妇人的确无碍,心里也一块石头落了地。谢天谢地,还要谢花池里的厚厚冬青草。
   我说:“奶奶,你没事,我也能走了。”
   “走,你上哪走?拖人家去医院拍片子。”披肩发婆娘狠狠地说。
   “对,拍个片子放放心。”其他围观者也附和着说。
   我看看时间,心里那急的,是二十五只耗子钻进怀一一百爪挠心。但又无奈,我强打笑脸,对那俩婆娘说:“我给五百元,可以么?”好像她俩是老妇人的监护人。
   大波浪说:“一个CT就四百多。”
   这时有人说:“差不多了。人家可能真有急事。”这话我在此时听了,真像佛语伦音,心里激动,感激地望了那人一眼。好像是溺水的人,抓住了一根漂过来的稻草。
   “给一千,多退少补。留个电话号码。”那两婆娘中的大波浪说。
   我手机在袋里已响过几遍。我一摸钱包,不够一千元。一想红包里正好是一千元。就拿出来,在红包上写下我的电话号码和姓名。
   “还讲究呢,陪钱还用上了红包。”披肩发女一边数钱,一边揶揄道。
   我那心里气的,恨不能甩她两大嘴巴子。
   “大姐,这下能走了吧?”心里恨着,脸上却陪着笑,估计那神态是尴尬万分了吧。
   “再等一下,看看你那号码是真是假。”大波浪拿出老妇人老年机,按我留的号码拨起来。片刻,我的手机响了。
   “嗯,你能走了。”披肩发婆娘像裁判,对我吩咐道。
   我扶起电瓶车,一边向她们谦卑的一笑。一旋电瓶车把,一股怨气出在手把上。“呜,呜呜”,逃之夭夭。
   整个婚宴活动,我像鬼打墙,心里那憋屈。好歹把关于我的互动部分挨下来,没等后面结束,我溜之大吉。
   回家睡在床上,想想还是窝囊,一会骂大波浪,一会咒披肩发。似睡非睡朦胧间,手机响了。
   “请问是贵老板吗?”
   “哪位?不是贵老板,是贱老何。”我没好气的回道。
   “噢,是这样的。我就是傍晚被您撞的那老人的女儿。”
   “我没撞,算我倒霉。”我大声吼道。
   “噢,对不起,我说错了。我就是那倒三轮车老人的女儿。我是在她老年机上存的号码打给您的。”
   “噢,你母亲咋样?”人说,拳不打笑脸人。听到人家道歉,我火气一下消了。
   “没事,她是有轻微阿尔茨海默综合症。有时正常,偶尔犯糊涂。今年,被我接城里住了。她以前在农村忙惯了,闲不住。弄了辆三轮车收废品。我们拗不过她,有时一不留意就出去了。”
   “噢,费用够么,我说过,不够我照补。”我不卑不亢地说。
   “感谢您,您是个好人。您是给一千元么?”
   “是的,还要多少?”
   “噢,请您加个微信,我就按这号码退钱给您。再次谢谢您。”
   我一听,十分意外。一时无语。
   这时手机来信息,“对方转款1000元。”
   看着手机屏上红包,我为刚才自己的态度有点过意不去。
   好了,冤案平反,我踏实睡觉了。
   过了未到二天,下午,我正在健身房里和几朋友打乒乓球。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生号码,就挂了。哪知一会手机又响了,就又挂了。
   烦死了,这手机小广告,就是牛皮癣,是夏天里臭肉上的苍蝇,打不离,撵不走。这时手机又响了,朋友说,你就接一下,骂他一句再挂。
   “你就是一只不厌其烦的苍蝇,绿头苍蝇。”我没头没脸地冲电话那头一声吼。
   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苍蝇,我是废品门市的张锦。”
   “我没有废品卖。真是的,想发财想疯了,做广告还有做收废品的。”
   “有个一千元红包是你的么?红包里的老人头可不是废品。”
   “什么!红包?”我一听,浑身一激灵。太意外了吧?
   “对,上面有这号码。”
   “是我的,咋到你那?”
   “一个老奶奶卖废品,我下午整废品时发现的。”
   “噢,你门市在哪?”
   “xx街道xx巷,诚心废品门市。”
   “好的,先谢谢您,我马上去。您真心诚。”
   “不要称‘您’,我还年轻,也不是绿头苍蝇,我叫张锦。”对方说着,还爽朗地笑了一下。我脸一红,好在他看不见。
   不一会,我找到了诚心废品门市。很简陋的门脸,一个腿上有残疾的青年人,穿着短袖,牛仔裤,正在挽起袖子,整理着废品。见我说明来意,便开玩笑说:“看来你也是个马大哈。喝喜酒喝高了,送礼送我这儿了。将来等我娶婆娘你再送吧。”
   “哈哈哈,门市名称像你人。”我一边说,一边抽出五张老人头递给他。
   “我想要你钱,不打电话可是十张呢。还少担个‘苍蝇’名。”张锦一边朗声说笑着,一边支扭着腿,手里不停地忙活着。
   我满脸通红。眼前这青年人,一脸阳光,充满活力,一点儿也不像个残疾人。
   这就意外了,一千元变成二千元。回的路上,我不停地思忖着。心里念叨,好在那晚老妇人女儿电话还未删。
   到家,我连忙拨通了电话。
   “请问您是前晚转帐给我的姑娘么?”
   “是的。”
   “您未收到钱咋还转钱给我?”
   “您咋知道的?”对方是明显惊讶,意外的口气。
   “废品门市小张通知我去拿回了。这咋回事?”
   “噢,是这么回事。那天我妈未去医院。到家后,她把这事和我说了。我说那一千元红包呢。她翻遍全身也未见红包的影子。她不停地说,其实不怪那人,叫人家花了冤枉钱。还说手机里有我号码呢。那意思我懂。如是这情况,就是她不是那意思,我也要把钱退给您。第二天,我和她一起,去废品门市,连废品带车子都处理了。”
   “噢,您也是位好心姑娘。”听了这番话,我那天傍晚的憋屈气烟消云散,何止如此,现在感到整个心暖烘烘的。
   我将一千元如数转给了老妇人女儿。
   此时,我又想起了那大波浪和披肩发两婆娘。对她俩也无怨气了。是的,人家也是好心,人家也未图自己私利,纯粹一副帮弱者的菩萨同情心而已。只不过当时各人角度不同而已。
   意外啊意外,一个意外引出一串意外。让我回味。深思。
  
  
  
   (原创首发)
  
  

【编者按】 【编者按】“意外”这篇散文是夕照峰影老师的又一篇佳作。“我”应邀参加婚宴,作宴前互动台词策划。因赶路,超前面俩女人的车,忽见一老妇人蹬着三轮车于转弯时侧翻。“我”急刹车,在刚接触三轮车前刹住,自己也倒下。在那俩女人的呼喊下,人越聚越多,都认为是“我”撞的。结果还被那俩女人硬要走一千元说是给老人去医院检查,还留下了电话。婚宴后,满是委屈的“我”回家就倒在了床上,很是窝囊。但我接到一个电话时,情况改变了。是那位老人的女儿,说她母亲有轻微阿尔茨海默综合症,在收破烂,称摔倒之事与“我”无关,并退回了钱。没想到,“我”有接到废品收购站的电话,说有一个一千元红包,让“我”去领。一千元变成了两千元,“我”电话一问老人的女儿,才知道,老人忘了红包放哪了,结果是老人女儿连三轮车一起卖给废品收购站了。看似一个意外,结果引出一连串的意外和误会。这些意外,让“我”在回味中陷入深思。这篇散文写得很感性,像小说一样的情节,如诗歌一样的旋律,构思奇特,悬念迭生,非常有可读性,是一篇很有特色的作品,先领读了。予以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悍雨啸风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啸风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09:33:58
  佳作编读,问好作者
是云,总要飘走的,因为风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啸风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09:34:24
  环境气氛营造的非常好,赞一个
是云,总要飘走的,因为风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啸风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09:35:05
  作品写得很好,继续赐稿佳作,不要停手
是云,总要飘走的,因为风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夕照峰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09:59:06
  感谢啸风老师悉心编辑与精彩点评。恭祝秋吉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10:55:24
  感谢夕照峰影老师赐稿山河如画!(=_=)
极冰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10:57:52
  这篇《意外》的叙事散文,讲述了废品收购站的残疾青年张锦,身体残疾,人不残疾的好人好事。不贪财,拾金不昧的良好品格。(/≧▽≦/)
极冰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10:58:47
  写的趣味横生,意犹未尽。(/≧▽≦/)
极冰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10:59:30
  感谢您支持山河征文,敬茶!远握!(=_=)
极冰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夕照峰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07 21:39:46
  感谢极冰老师賞读,鼓励,点评。敬茶。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